当前位置 首页| 澳门金沙平台| 双先风采| 文章阅读

台州市椒江区退休教师徐从赠:51年前站上讲台,与共和国同龄

发布时间: 2019-10-11 作者/来源:台州市椒江区委老干部局 叶蔓裔

徐从赠,台州市椒江区三甲街道四甲村人。19岁从事教师职业,先后在四甲小学、三甲公社中心校、三甲农业技术学校、椒江区第一职业技术中学等地进行授课。徐从赠一生钟情教育,心系教育事业。2009年退休后,他发挥余热,到东山武术学校担任教师兼管理员。拥有51年教书经历的他,目前在四甲村老年电大任教,为村内老人普及知识。

 

“现在的学生太幸福了”

70年,教育事业阔步向前

“那个时候国家很穷,老百姓的生活也很困难,读书就更难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能够有机会读书的人屈指可数。据徐从赠回忆,当时他所在的村庄约有1000人,上过小学的只有十几个,读到初中的最多五六人。

1957年,徐从赠就读于四甲小学。由于条件艰苦,学校开设了复式班:一年级和三年级复式。所谓复式,就是在同一间教室里,分别坐着一年级的学生和三年级的学生,同一个教师1节课同时教两个年级。“半节课教一年级,三年级的学生就要坐在那里自己看书复习。”徐从赠说,当时全校一共只有3个班,2个老师,学生加在一起也就三十几人。

“后来,毛主席号召半工半读,小孩子不论是低年级还是高年级,上学路上除了背着书包,还要带着草篮,一边走一边割草。”1965年,徐从赠在三甲区中心校就读期间,艰苦读书的氛围愈加浓烈。他表示,当时大家把沿路割下的草放在篮子里,等到放学后再带回家喂猪。

那个年代,不论是大人还是小孩,都会在家干些农活。如此一来,读书就被“搁置”了。“一般不太会耽误上学,不过做作业还是有点影响。”徐从赠说,每天放学后,他回到家中,父母会立刻叫他帮忙干农活,根本没有时间做作业。因此,只能等着农活全部做完再回到房间做作业。

尽管如此,徐从赠当时的成绩在整个镇里还是名列前茅。1966年,全部的学校面临停课。初三毕业后,徐从赠只能在家自学文本知识。

 

“再也不用想着干农活”

70年,教师社会地位剧变

“那年我19岁,没有上过专业的师范理论系统知识,只能一边教一边钻研。”1967年,由于四甲小学急需教师,学校找到了徐从赠,希望他能够担任学校的语文教师。

徐从赠向有经验的老教师学习,私底下认真对照优秀教案细细研究。他表示,自己虽然从来没有教过书,但是不能辜负人民教师这一称谓,要尽力让学生掌握更系统的知识。“那时候我也不太懂一些规范化的教学知识,基本就是参照我读书时候老师管理学生的方式。”徐从赠笑称,他就如同被赶鸭子上架。

一间教室、一块黑板、几张桌椅,那时候教师连讲台都没有,学生的桌子跟老师合用,老师就把校本放在学生的桌上。但是,最初任教期间最让徐从赠为难的并不是硬件设备的简陋,而是社会对教师的尊重程度。民办教师以生产队的工分作为工资,因此在当时,教师的社会地位和农民平等。“有一些农民就会说,大家都是天不亮下地耕作,教师也不例外。”徐从赠无奈地表示,学生一放学,生产队就开始喊人。“他们不知道,教师们在学生放学后还要备课、改作业。”

改革开放后,徐从赠参加了民办教师文化统考,文章被批卷老师打了满分。此后,他就被调去初中部任教语文。“那时有个吴老师调过来,他计划改造扩建村部小学,也就是成立戴帽初中(四甲联办小学)。如此一来,小学里就有了初中部。”1979年前后,四甲联办小学改名为三甲公社中心校。

徐从赠说,那个时候民办老师工资一分都没有。此后,一个月有七八元补贴。直到自己在四甲联办小学任教期间,有了30元的工资。“总而言之,不用再想着要去地里参加劳动,可以一心钻研教育,就已经很开心了。”

 

“我认为育人比教书更重要”

70年,教学理念温润心田

1987年,徐从赠通过了教师函授自学考试,在3年培训结束后,正式成为了一名公立教师,并进入三甲农业技术学校任语文教师。

最初,三甲农业技术学校只有4个班级。分别包括果蔬、食用菌、水产养殖等内容。上世纪90年代,有一件事情,让徐从赠记忆犹新。那天夜里,徐从赠正在学校备课,有几个学生敲门进来直呼:“徐老师,你一定要保护他呀。”原来,一个电视机修理班的学生,在老师教了电视机修理基础知识课后,回家把自家出现问题的电视机拆除修理。结果因为只学了一节课,技术不过关,弄坏了电视机。被父亲发现后,匆匆逃到学校里,请求老师帮助。

“我当时就跟他说,敢实践,精神可贵。但是在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弄巧成拙,造成家庭经济损失,父亲心疼是情理之中,应该向他说明情况。”后来,徐从赠向匆匆赶到的学生父亲说明了情况,他表示乐意接受,会跟孩子好好沟通。“通过这件事,我深刻感受到了教师在学生心目中的地位,同时也感到教师教育的责任重大。”徐从赠如是说。

教书要先育人。作为班主任的徐从赠在学习和生活中处处关心学生,时常和学生沟通谈心。“其实学校除了学习,我认为更重要的应该是要学做人、学做好人。”何为好人?徐从赠解释,做一个有文化、有知识、守纪律的人。

“我退休十多年了,现在仍然有教过的学生,无论是当过班主任的,还是没有当班主任的,经常来看望我。大家就聚在一起,叙叙旧,聊聊他们各自在毕业之后的一些感触和所见所闻,讲讲当年未能倾出于口的故事。”徐从赠说,他看着这群学生,在社会上发挥各自所长,为国家积极做贡献,自己表示十分欣慰。

 

“愿意为乡村做点贡献”

70岁,老骥伏枥续洒热血

2002年前后,椒江区第一职业中专缺少语文老师,经推荐,徐从赠前去兼任。徐从赠在职业中专教了7年,直至2009年正式退休。而此后,他仍然热爱教育事业,不忘初心,继续从事各项教育工作。

对于徐从赠来说,教育,是他的全部,是生活的快乐源泉。而今,70周岁的他仍然踌躇满志、壮心不已,坚守在三尺讲台。

自2016年起,徐从赠在四甲村老年电大上课,“班上有80个人,基本都是村里的。我们每周六开课,主要提供一些卫生保健、医疗健康、法律等知识普及,反响挺不错的。”徐从赠表示,能够义务为当地乡村做点贡献,这也是他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