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澳门金沙平台| 双先风采| 文章阅读

绍兴市上虞区离休干部张剑英:一位离休老桥梁工程师的交通情怀

发布时间: 2019-10-10 作者/来源:上虞老干部活动中心 朱秋平

                                              

绍兴市上虞区交通界,有一位大名鼎鼎的桥梁工程师张剑英,是解放后上虞桥梁界的“最早建设者”,与桥梁结缘已整整70年,正好与新中国同龄。离休后张剑英仍不忘交通情,收藏并拍摄了许多有关上虞交通场景的老照片。70年里他先后参与了上虞200多座桥梁的设计和建造,是上虞桥梁发展的建设者和见证人。2011年《上虞日报》,2012年、2019年《绍兴日报》,2019年《中国交通报》相继刊发过张剑英同志的事迹报道。



扎根上虞,立志给百姓造最坚固的桥

1932年出生的张剑英是宁波余姚人,但他扎根在上虞的土地上铺路搭桥。1949年5月,他参加工作,先后在绍兴军政干校、省交通技术干校、省干部学校学习并结业。仅18岁的张剑英常常带着一把油纸伞,穿着一双布鞋,自带干粮去实地调研,几天、几月地奔波在虞舜大地的道路、河流和桥梁之间。当时县里几乎所有的桥梁都是百姓自己用木头搭建而成,刮风下雨、爆发山洪时,常常桥毁人亡。张剑英在心里暗暗发誓,要给百姓修建最牢固的桥梁。于是,他更加刻苦地学习。

1957年10月,张剑英精心设计和亲自参与的长山头桥建成,架设在上虞上浦至汤浦的县道公路上,这是上虞第一座正规大桥。开通当天,上虞解放后第一辆挂着彩球的客车缓缓从桥上驶过,木桥纹丝不动,围观群众和他的同事们报以热烈掌声,张剑英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同时他暗暗下决心:要修建更多更好的桥梁,造福老百姓。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活在上虞下管山区的老百姓全靠路桥通行,有一次这里的路桥被洪水冲坏了,急需重新建造。由于历史原因造成了严重的山林毁坏,本地山上几乎找不到任何可以造桥的木材。怎么办?张剑英采用高强度钢索试建了一座全长72米的柔性吊桥,供行人及手拉车通行,解决了当地百姓燃眉之急,这是当时上虞第一座钢索柔性桥。


百岁古松,见证大桥坚不可摧

横跨在上虞岭南白龙潭上的新华大桥,是张剑英最为得意的作品之一。1970年,当时上虞县人民政府要修建一条由岭南乡通往四明山革命老区的公路,公路修到了白龙潭村村口,一条又深又宽的大溪沟挡住了去路,领导把这个设计建造桥梁的任务交给了张剑英。

建造这座桥梁并非易事,白龙潭山高水险、水流湍急,为确保安全,大伙儿都用绳子把各自的身体串绑在一起,下水测量。张剑英打趣说:“现在咱们可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不建好桥梁,谁也别想上岸。”大桥边有一棵350年的苍松,为了保护好这棵古木,张剑英几次修改造桥方案,为它腾出生长空间。为了让大桥更加牢固,张剑英特地在钢筋混泥土里加入材料——当地一种花岗石,桥型则设计成空腹式双曲拱桥。1973年,新华大桥建成后,张剑英拍下了照片。2010年10月4日,张剑英又用相机记录下新华大桥38的倩影:“依然是那座桥,依然是那棵松。”张剑英老了,但大桥和苍松依然那么坚固,充满生命力,他深感欣慰。


交通情怀,老骥之年再立新功

1992年,张剑英离休了,但他退位不退劲,丝毫不闲。1998年,曹娥江公路大桥改造,有方案提出要把老桥全部拆掉。这时候,张剑英捧着老桥的设计图站了出来,向相关部门负责人说“这样造价很高”,把原本打算拆除全部老桥的计划给拦了下来。

原来,上虞解放后,1970年开始新建的第一座曹娥江公路大桥(1972年建成通车)的技术资料,他一直精心保管着。当他获悉大桥改造,就翻了资料,认为公路大桥下部结构还是可以利用的,建议领导重新考虑方案。最后在原桥墩基础上,方案由上海同济大学设计,只花费了780万元。他指着离休后珍藏了27年的资料:“它可曾为政府省下了300—500万元的经费呢!”这座桥就是现在上虞人熟知的“彩虹桥”。在曹娥江公路大桥改建过程中,张剑英老人成为了一个“编外监理”,他常常用照相机把大桥的关键部位和改造过程拍下来,一张张照片凝聚着老人对上虞交通事业的悠悠关切之情。

收藏,承载时光记忆;照片,彰显梦想情怀。翻看收藏的相册,老人对自己设计建造的桥梁如数家珍:“我造桥几十年,从来没有一座出过一次安全事故!”他自豪地说。

当问到怎么养成了收藏照片的习惯时,张剑英说:“主要是能让后人看到以前上虞的交通状况,同时我造的桥就像是我的亲生儿女一样,为了检查自己当年所做的工作、走过的交通路,这几年我经常回头去看,看了如果有问题的话,会及时向领导反映,在体力可行的情况下,我还是想为上虞的造桥事业做出一点自己的贡献。”这就是一位老交通工作者的真实内心。